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大部分人还在沉睡时,独自醒来的她陷入绝望
    (墨黑纸白, 看中国, 10/27/2017)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听到一个被辞退的女教师说:“很多时候,看得太透反而不快乐,还不如幼稚得没心没肺。”

    这样一句消极的话,从一个大学毕业就在特岗从教三年,即将转正时间,却又因为捍卫女学生免于被性侵犯的权利,落得黯然退出教育岗位的女大学生口中说出,不知道有多少人脸上觉得羞愧?但大部分人还在沉睡着,这也是确凿的。

    我们拍不出《熔炉》,但我们不缺乏类似的现实素材。

    当沉睡的人们,认为说真话的人都是一群傻子,或者说是一群脑子有问题的人,并且为讲真话的环境越来越恶劣而欢声雀跃时,某地某小学里的女学生们又一次遇到了性侵犯。这是一个必然的轮回,毕竟揭露这种恶性事件,以捍卫女学生身体和灵魂的老师已经被清理的。

    被我们鄙视的韩国人,能拍出《熔炉》这种启蒙性和揭露性的电影,并且倒逼韩国政府进一步加大对性侵、虐待儿童的刑罚力度,具体内容为:“规定性侵身障者、不满13岁的幼童,最重可处以无期徒刑;废除公诉期;加害者如任职于社会福利机构或特殊教育单位可加重处罚”。这个案件也推动了《社会福祉事业法》的修正,确保社福机构的经营公开透明并纳入外部监督力量。

    在电影的最后有这样一句话:“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但事实上,这只能是韩国发生的改变,在我们这里,太多的人会劝你,不要试图改变世界,你只能默默接受世界对你的改变,甚至是逐渐适应社会,哪怕是坏的一面。

    我们来看下中国版《熔炉》,根据网上该案件的相关信息:

    今年5月25日,广西平南县思旺镇的特岗教师何思云,听闻本校多名留守女童自述在校外托管机构被一名谭姓男老师以“盖被子”的名义乱摸,有的已长达两年之久。”

    义愤填膺的何思云向学校中层领导反应,并建议立刻报警,但两名领导回应要等校长作决定。等不及的何思云发送短信向县教育局局长李杰青汇报此事,盼望及时处理,但直到当天晚上都未收到回复。校方、教育部门的不作为导致当晚这些女生又回到了遭受猥亵的托管机构过夜。

    第二天上午,何思云得知校方仍未报案,遂决定直接拨打教育局局长李杰青的电话继续反映情况。在被连续2次挂掉电话后,何思云发短信强调事件的严重性,却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无奈之下,何思云自行拨打110报警,谭姓老师随即被警察带走。这原本是个伸张正义的故事,然而事件的后半段却出乎何思云的意料。事发后,当地教育局核查何思云教师资格证,并告知其证件系伪造。

    随后,何思云被辞退,被迫离开教师行业。因为承受压力过大,她和男朋友分了手,全校100多名老师同事也从此和她没有了任何联系。更骇人听闻的是,何思云发微博称,县政府为了避免她上访,把她列入了吸毒控制人员名单,导致她无法坐动车出门(据说某地官方辟谣了?)。

    上述即该案件的大致过程,该案件最后的结果则是:“涉事学校教师谭家权被逮捕,进入法院审判程序,并开除党籍;涉事学校校长处置托管中心儿童被猥亵事件过程中,处置不力,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给予行政记过、免去校长职务……”

    而涉事官员的相应处罚则是,县教育局安稳办负责人朱秀焕负有直接责任人责任,受行政警告处分;县教育局副局长张天寿负有主要领导责任人责任,受行政警告处分;县教育局局长李杰青负有重要领导责任人责任,进行诫勉谈话。

    对恶者刑罚的结果尚未知,竟光速清理揭露恶的人?

    大致结果和韩国2005年光州聋哑障碍人学校事件最初的判决差不多,被告人都被轻判(都是不超过一年,还缓期执行),按照我们比所有国家都高尚百倍的自信来说,是不应该和2005年时的韩国一样,做出这种不伦不类的判决。

    当然,当事人何思云和广雅龙牙障碍人学校那位揭露黑暗的美术老师所经历的也都差不多,在各种障碍中揭露,又在各种打压中备受煎熬,按照我们这里的规律,像这种勇于举报和揭露的人,应该是热情表彰、破格提拔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最后却找了一个很奇葩的借口开除了?

    当地教育部门以何思云的教师资格证是伪造的为由,辞退了何思云,尚且不见性侵者被审判、判刑的消息出来,倒是何思云很快就被当地教育部门清除了,效率不可谓不高。

    很多泯灭良知的人,在网上骂何思云伪造教师资格证,纸白君也是笑了,某地教育部门都是饭桶做的吗?人家在这所学校的特岗职位上,默默付出三年了,你们也检查过很多次教师资格证,之前都没查出来,何思云举报之后就查出来了?应当是当地教育部门集体辞职才能对得起自己无能的脸蛋子,竟然还恬不知耻的清除何思云?

    按照何思云的本科学历,以及何思云对学生们的爱,敢于在100个教师沉默、装睡,在涉事校方沉默不语,在涉事教育部门偏袒的情况下,选择报警,她比任何一个拥有教师资格证的教师都有资格做老师。

    教师资格证这个东西,师范类大专在学校上学时就能拿到,含金量真的比本科还高吗?更何况,在农村的学校里,能有本科毕业的大学生来教学,本身就是一件很难得的好事,真不知道我们农村的教育是个什么劣势情况吗?

    何思云是在一家教育培训机构考的证,她又不是教育系统里的人,她何以知道证件的真假?更何况也得到了教育部门和相关学校的认可,现在翻脸不认了,却不去处理相关的培训机构。

    而是奇葩地处理在特岗教师职务上,为农村孩子们付出三年的何思云?换个角度思考,当地教育部门和某学校,为什么一开始就没验出来证是假的?和那些培训机构是否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或者是否是在何思云没有揭露之前,也不愿意放走这样一个甘于去农村教学的本科生呢?

    她的绝望,实质是来自大多数人的装睡和沉默。

    孩子们的创伤尚未安抚好,孩子们的家长在此事件里发出的声音低且不说,连在该事件中出现的频率都寥寥,没有何思云的揭露和报警,这些孩子们还要在魔窟里经受多长时间的煎熬?

    即便是被揭露了,孩子们还要回到魔窟煎熬一个晚上,怪不得刚毕业的学生们会说:“我怀疑自己上了个假大学,因为校长不是蔡元培”。一个不以保护学生为己任的地方教育部门和校长,能教育出有思想,有人格的学生?简直就是笑话。

    能不培养出一大堆奴才就算不错了,让人欣慰的是,这些被伤害了的孩子们,最终还是敢在一些老师面前提到自己被侵害了,而不是永远的选择沉默,更值得庆幸的是,她们也遇到了同样不愿意沉默的何思云老师,否则即便是选择了说话,也只能被无视,继续接受折磨。

    我们其实不用拍出《熔炉》这样的电影,近些年来,幼女、小学生、初中生被教师、法官、社会人士等性侵的新闻比比皆是,生活为我们上演的,远比韩国那部电影演出来的残酷、逼真、无奈得多。

    可悲的是,在坏人还没有得到审判,那些揭露的人,就已经被狠狠地抛在了一边,然后还有一群傻瓜们,高呼全世界都不如我们的二缺口号,更有高呼何思云这样的教师要不得的蠢货们……

    结语:

    脑残是种绝症,不自救,必不久矣,类似的轮回饶不了任何一个脑残者,当然也包括沉睡着的、装睡着的、沉默着的、不思考的人们,她的绝望已经为我们展示得淋漓尽致了,并非纸白君危言耸听。

    PS:本篇参考文章《中国版“熔炉”:那个举报男老师性侵女童的何思云遭殃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