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一位残疾人的传奇经历(图)
    (明慧网, 10/30/2017)



    法轮大法教人按著真、善、忍做好人,使无数修炼者绝处逢生。(明慧网)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一个严重的瘫痪病人,在绝境中遇到法轮大法,生命有了转机,身体从衰竭的地步到现在精神十足,还能自己开电动代步车载乘客,并劝人三退保平安。有很多人说:这老太太总是乐。她感恩的表示:是法再造了我,这感激是人类语言无法表达的。


    本文节选自明慧网第13届大陆法会文章〈师父伟大法伟大〉,由主人公口述、法轮功学员整理,以第一人称叙事。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持续,为安全起见,隐去人名和地名。

    三岁时打针导致瘫痪

    我今年59岁,是2002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是一个很严重的瘫痪病人,双腿不好使,没有支撑力,就是想靠著床站一下都不可能的,像面条一样软,我从来不知道站是什么感觉。不但腿软,腰椎骨也软,后背不靠东西自己坐不住。我的两个胯骨一高一低,屁股也是一高一低的。我坐的时候只是一边屁股著地,如果想两边著地身子就是歪的。我的右胳膊没有力气,右手就是拿半碗水都哆嗦。我的10个手指有6个是变形、歪的。我的四肢只有左手还算是正常吧!

    我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三岁时有一次高烧到摄氏42度,去医院打针,打完针后我全身就不会动了。老实巴交的父母不敢向医院讨个说法,那年月谁敢呢?眼睁睁的看著我瘫了。

    我成了全家的愁。记得刚懂事时,妈妈的表情就印在我的脑海里:她呆呆的眼神看著我,摸著我的腿。长大了,姐妹们出嫁了。妈妈总是愁著说她老了时,谁能给我做口饭吃呢?她四处寻找能收养我的人,终于找到了,就是我现在的丈夫。丈夫是一个孤儿,心眼不太健全,家很穷,但身体还好。他不能出去挣钱,因为智力有限。这样我这四肢只有一肢好使的人,就成了挣钱的主力。

    我们就卖烤地瓜。丈夫把所需东西都准备好,把我一起放在车上,送到市场。我只管卖,过程的艰难就不说了。可是没过几年,就这样的生意,我也做不下去了。就在1999年的前后,我身体又增添其他的病了。我的乳房长出两个像乒乓球大的肿块,好使的胳膊也没有力气了,整天吃药止疼。又得了心脏病、胃肠出现病变,总要上厕所、全身疼痛难忍,各器官都出现了衰竭,整天是昏睡状态。

    我们姐妹家谁家有吃剩下的常用药,不用问什么药名,都给我拿来,我都能用上。本来就高位瘫痪的我,胳膊又抬不起来,全身衰竭了。人都说死很难,可我觉得活著更难。生意做不下去了,又不能断了生活来源,这样就雇一个人先帮著顶著。

    绝境中遇到大法

    谁能想到生命到了绝境的我还能遇到转机。2002年,我遇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她勤劳善良,对我们很好。她说法轮功是一个教人向善的好功法,很多人炼法轮功病好了。她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觉的这功法太好了,是按著真、善、忍做好人的。我这一生的困惑、痛苦都说出来了。

    得法容易,学、炼就难了。我没上过学,磕磕巴巴的认识几个不多的字,要想学法就太难了。有不认识的字我就问同修,用心记下来。在家自己学法时,我就一个字一个字对著学。初期时,我为了每天学一讲法,从下午4点开始一直读到晚上9点、10点,用五、六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学完一讲。我从不懈怠。

    参加集体学法时,我不是加字就丢字、错字。这可怎么办?有一天我想:我要是背下来,学法时再读就不会错了,我开始背法。我先是一行一行的背,再两行、三行的背,再整段的背。不管怎么难,我都坚持著,我终于背下来了《转法轮》。集体学法能跟上了。

    我炼功就更难了。先过打坐这一关,我先是在高一边的屁股底下垫个垫,后腰垫个垫,把腿盘上了。这个疼啊!腿疼、腰疼、屁股疼、全身疼、支撑不住了、哆嗦了、麻木了、全身大汗淋漓,只坚持了十分钟。我想,我就这样炼功吗?不能这样炼,要像同修们一样坐直了炼,不怕苦!屁股底下的垫去掉了,后腰的垫去掉了,就这样炼。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坚持著,怎么苦都坚持著,半个月后我能打坐一个小时了。



    法轮功学员炼静功:打坐。(明慧网)


    炼动功就更难了。我的两臂能支撑著身子坐著,可是从来就抬不起来,这不是不怕疼就能坚持的。炼动功时站不起来我就坐在床上炼,做不到位就能做什么样就什么样。我不去想能不能起作用,我就是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是真难呀!两手艰难的抬起来,坚持不到一分钟,它就不听使唤的下来了。我再艰难的抬起来,累的全身无力,继续抬起来。

    学法炼功大概两个多月。一天晚上,我全身疼的无法形容,一咽唾液,就感到后背有两个小球跑出去了,再咽一下又跑出去了。我非常高兴,知道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了。心里这个乐呀!我师父管我了,咋难受都乐。不知什么时候,我乳房上的两个肿块没了。不知不觉全身不疼了,心脏病、胃肠病、全身衰竭都没了,我有力气了。

    惦记著那些健全人

    我感到很快乐,因为我得救了。可是我心里很惦记那些虽然身体健全、可还不明真相的人,他们怎么办?我急呀!我想救度他们。虽然我不能走路,可我卖地瓜能接触人呀,我就逢人便讲:“大法好呀!你们要明白呀!”我有这个愿望,有缘人就不断的来。因为买地瓜的人多数都是回头客,他们以前知道我的情况,后来看我精神、身体大有改变,都很好奇的问我。我就从头至尾的给他们讲,他们听了都明白真相了。

    渐渐的我又发愁了。我卖地瓜多数是回头客,我大多数都讲过真相了。生面孔很少,不能接触更多的众生我怎么救更多的人呢?怎么办呢?我天天琢磨。有一天我注意到街上跑著有一种叫代步车的,车形很小,操作简单,可以拉乘客。我心一动:我要是能开这车,那能救多少人啊?可我也知道是车都得用上脚和腿,我下半身一点不能动,怎么能行呢?可我就这么一想,有一天真有一个车开到我面前。我仔细观察和询问,得知这个车是可以改装的。原操作系统是需要脚踩一些部位,但是可以改装成全部手动操作。我一听心里立刻开了一扇门:我有希望了!

    我跟家里人一说,全家人反对,我当时已经54岁了。我把心一横:这就是我讲真相的路,我一定能行!

    我不能动,不知道在哪里买车,可就是有人愿意帮我买。我不知道怎么改装,就有人帮我改装了……一切都是那样的偶然和顺利,我买成了。

    学车记

    车买回来,我学开车可就难了。首先是我人怎么进到车里去,就这一个事就费了劲了。我平时都是坐轮椅的,想上到轮椅上,需要用小凳子一点点蹭到轮椅上去。现在想上车就得先蹭到轮椅上,再把轮椅开到小车门前,用一个木板横搭到轮椅和小车门之间,我再从轮椅上一点点蹭到小车里。当我把木板搭到轮椅和小车门之间、我开始从轮椅上往车里蹭时,“咕咚”一声,轮椅跑了,滑出去老远,我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凳子还不在跟前。丈夫因反对我买车,一直跟我吵,可以说,我学车的过程也是挨丈夫骂的过程。当看到我被摔倒时,他远远的看著说:“咋不摔死你呢,摔死你,不管你,就不管你。”我真的难哪!但不能放弃呀!这就是修炼呀!

    我缓了好一会,爬起来找到小凳了,一挪一挪蹭到轮椅前,蹭到轮椅上,来到小车前,搭上板,再往小车里蹭。一开始不会使那股劲,轮椅又跑了,又摔倒了,再爬起来……丈夫骂著、喊著;我爬著、蹭著……渐渐的,我能进到车里了。

    是邻居教我学车的,一共只教了我三次,加一起的时间都没有一天。因为是改装车,一切都是用手操作。程序是这样的:左手捏离合器,右手给油门,左手再慢慢撒开离合器。左手捏离合时,右手给油门要有节奏,同时右手要根据左手的需要而有序的掌握快慢。

    难事又来了。得法前我的右手拿半碗水都哆嗦,得法后有力气了,但是反应慢,动作不灵敏。现在开车需要右手反应灵敏的配合左手,而我天生两手就不能配合,从来都没配合过。得法前我四肢只有一肢是还算好,十个手指六个歪,而现在需要两手必须灵敏配合。开车不是开玩笑,是要保证安全的。

    第一天邻居教我时,他在车外喊著教。他喊:左手捏离合,右手给油门。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东西,不知道哪是哪,也听不懂他的话。好不容易算是分开左右了,我就左手捏住离合,右手给油门。可是右手反应慢不好使,没有节奏不灵敏,配合不了左手。这车憋的突突直蹦起不来。邻居又喊:捏离合,给油门。不知用了多长时间,这车总算起来了,可却蹦跶、蹦跶像小船一样颠簸著,我在车里被碰撞得像跳舞似的。邻居平时对我很和善,这会儿也对我直急眼。

    看著麻木的不灵活的手,被颠散架子的我瘫软的趴在方向盘上,无力的想:“这手不好使是不能开车呀,真的不行了。”我难过了好一阵子,最后我强迫自己反过来想:“坚定学、必须学,这是我救众生的路,什么都不想。练!没人教我自己练。白天堵别人车,我半夜练。”

    这样,我半夜11点出来了,坐轮椅,搭板,蹭进小车,摔倒了,爬起来,开车。丈夫也跟我出来了。但不是帮我的,是来骂我的。

    谁能想到,半个月后我学会开车了。听别人说:就是正常人也得三个月学会才敢上路。而我半个月就学会了,我再次感到了大法的超常,师父的加持。我这个乐呀!真是没法说了。我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哪!54岁的瘫痪人能开车了,我能自己走出家门了!

    开车救人的故事

    有一次,一个30多岁的女士,在上车前和我讲价钱。我为了救她,就不和她计较,同意少要钱。她上车后我问:“你听说过三退吗?”她说:“没听说,是啥意思?”我说:“三退就是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国家现在这么腐败,就是这个党不行了,层层都这样,都贪污,都坏。所以社会就滑到这地步了,起因就是这个党坏了。天就要灭这个党了,谁要参加了它这个组织,谁就和它一同去了,所以咱们就要退出来。到有什么灾难时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的有神助啊!”

    她很认可并很感谢。在我给她讲完真相她下车时,她却要多给钱。不但不按讲完的低价钱给,还比正常价钱多出15元钱。像这样听完真相多给钱的人很多,昨天还有一个小伙子,他的车费是5元钱。等我讲完真相他下车时,非要给我10元钱。我不要不行。像这样多的钱我就送到资料点(用于制作大法真相资料)去了。这样例子很多。

    还有一个小伙子,他去的地方车费是10元钱。可他还要坐大客车,大客车的车费是50元钱,但他只有50元钱。这样他给了我的车费,就没钱坐大客车了。他有事非常著急,当时又没有更多的钱,非常为难。我告诉他:“我不要你钱了,能帮助别人是做善事,我愿意帮你。”他没见过这样的好人,不知怎么感谢了。我告诉他我是修真、善、忍,是为别人著想的,他非常感激的听明白真相了。

    还有一次,有三个民工坐我的车。我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有两个人同意三退了,还有一个人就是不吱声,不同意退。拉到地方后他们下车了。等他们走后,我回头一看座位上有一个钱包。打开一看里面有很厚一摞钱。我知道是那三个民工的,但他们已经走远了。怎么办?我立刻求师父,请师父帮助让他们回来找钱,他们一定很著急。然后我就在原地等他们。过了一会儿,他们真的回来了,他们大老远就急匆匆的往这边跑。我说:“你们别著急,是回来找钱的吧?我等你们半天了。”他们怎么都想不到,我真能在这里等他们,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我了,非要拿出一些钱给我作酬谢。我当然不能要。这时那个没做三退的小伙子,却主动求我帮他做了三退。

    有一次我正在开车,突然下起雨来,狂风卷著暴雨像瓢泼似的打在车上,一时间车窗外什么都看不见了。我正走在一条很窄的路上。而这条路上车、人很多。人们为了避雨四处奔跑,别人的车怕被堵住,疯狂的抢道,只见身边的车像射箭一样贴著我的车“嗖嗖”而过,那架势我的车随时都可能被撞翻。路很窄不能停,往前开又看不见路,我又是个新手,我一下子蒙了:如果真的被撞翻了,我什么能力都没有,后果真的不敢想啊!

    这时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师父的一段法,不是我特意想出来的,是脑海里自然返出来的:“驰骋万里破妖阵,斩尽黑手除恶神,管你大雾狂风舞,一路山雨洗征尘。”(李洪志师父《洪吟》诗词)。我一下来精神了,啊!师父就在我身边。我背著这段法,往前开,我冲出来了。我真是无法言表对师父的感激。后来我在遇到艰难的时候,我很自然的就想到了这段法,这段法加持我走过了很多关难。从此后我更加认识到了学法的重要性。

    快乐救人忙

    我这样的人能得到大法,我有师父保护,我能救人啦,我的心这个快乐呀!一次一位同修的母亲,看见我行动的艰难,露出难过的表情说:“你真苦呀!我就看你可怜。”我高兴的说:“我不苦呀!全世界70亿人,只有一亿人得大法,其中就有我一个。我是多么幸福的人呀!”“人都不知道怎么活,要知道应该怎么活了,就不苦了。”我接著讲了大法在我身上的超常体现。她感慨的说:“你真幸运呀!”

    有很多人说我:“这老太太总是乐。”一次拉一位50多岁的女士,她做买卖很有钱,却满脸愁容。看我乐呵呵的讲真相,就把她的愁事和我说了。原来她儿子是吸毒的。我就把我的亲身经历讲给她,只要修大法什么都会变。我什么都没有,身体都是残疾的,可我就是快乐,因为我修大法了。希望她也能学大法。她当时非常认可我说的。

    还有很多人佩服我。有一个老头,用手指著我说:“你?”又指著车说:“开这个车?”我说:“是。”他又问一遍:“你?开这个车?”我又答:“对呀!”他睁大眼睛,张著嘴,突然竖起大拇指冲著我,停在那里半天没动。每到这时我都用我的亲身经历讲真相。众生在惊叹、敬佩中得救了。

    我一天学没上,28岁前没出过大门,不知道外面什么样?结婚后就是从家到卖地瓜的市场,别人说我是两点一线。当我想出去救众生时,别人又说我:“你能找著道吗?”今天我向所有的人说:“我找著道了!师父给我一条通天大道,能满世界跑,能去救人。”

    我的身体从衰竭的地步,到现在一片药不吃,却精神十足。这其中的感激,是人类的语言能说得出来的吗?人能做到吗?是法再造了我,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我心里有许多对师父感谢的话要说,可我没文化说不出来,我就双手合十向师父说:“感谢师父呀!”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