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官场空前糜烂 反腐救不了中共(多图)
    (方晓 , 新纪元周刊, 11/03/2017)



    18届中央委员会中,共有35名委员落马。中共体制已经腐败到骨髓,不可救药。(AFP)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中共七中全会上确认了对11名中委、4名候补中委的处分决定。

    至此,18届中委共35人落马,几乎占中央委员会一成,显示中共官场的空前糜烂。

    中共早已从根子腐烂不堪,可以说无官不贪,这是体制决定的,习当局的反腐挽救不了中共。


    18届中央委员会中35人落马


    10月14日,为期四天的七中全会结束。官方发布的七中全会公报称,全会审议并通过了中纪委会关于孙政才、黄兴国、李立国、孙怀山、吴爱英、苏树林、杨焕宁、王三运、项俊波、李云峰、杨崇勇、张喜武、莫建成严重违纪问题的审查报告,审议并通过了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关于王建平、田修思严重违纪问题的审查报告,确认中央政治局之前做出的给予孙政才、黄兴国、孙怀山、吴爱英、苏树林、王三运、项俊波、王建平、田修思、李云峰、杨崇勇、莫建成开除党籍处分,给予李立国、杨焕宁留党察看二年处分,给予张喜武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七中全会确认了对孙政才等11名中委、李云峰等4名候补中委的处分,是18大以来处分最多的一次中全会。18届中央委员会中有205名中央委员和171名中央候补委员。

    10月16日,大陆《经济日报》盘点,18大以来,共有18名18届中央委员落马,17名中央候补委员落马,即18届中央委员会中,共有35名委员落马。

    截至目前,18届中央委员会18名落马的中委,分别是蒋洁敏、李东生、杨金山、令计划、周本顺、杨栋梁、苏树林、王珉、田修思、黄兴国、王建平、李立国、孙怀山、项俊波、王三运、孙政才(中央政治局委员)、杨焕宁、吴爱英。

    17名落马的中候委,分别为李春城、王永春、万庆良、陈川平、潘逸阳、朱明国、王敏、杨卫泽、范长秘、仇和、余远辉、吕锡文、李云峰、牛志忠、杨崇勇、张喜武和莫建成。

    中央委员、民政部原部长李立国被留党察看二年,行政撤职,降为副局级非领导职务,中央委员、安监总局原局长杨焕宁被留党察看二年、行政撤职,降为副局级非领导职务。中央候补委员、国资委原党委副书记张喜武被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降为正局级非领导职务。

    落马的中委、中候委,占整个18届中央委员会大约一成,显示贪腐高官之多。据报导,18大以来的5年中,已经至少有130余名省部级及以上官员落马。中纪委监察部网站近日刊文表示,5年来,共处分了近200万名党员。

    前司法部长落马 18大后重磅女老虎

    官方发布的七中全会公报首次公布了对司法部原部长吴爱英查处的消息。大陆媒体报导说,吴爱英是18大后最重磅的“女老虎”。



    江泽民的亲信、中共前司法部长吴爱英(左)因“严重违纪问题”被开除中共党籍。(大纪元资料室)


    今年2月,吴爱英被免司法部长之职。5月25日,司法部原党组成员、政治部原主任卢恩光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后,官方曾提到“司法部有关领导有重大责任”。

    吴爱英被指是江泽民提拔起来的首名女司法部长。也有港媒披露,吴爱英是借助山东的老上司王乐泉攀上周永康而进入政法系的。在周永康任中共政法委书记期间,吴爱英一直要律师配合周的“维稳”政策。

    大陆财新网报导,吴爱英是三届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两届中央委员;2005年至2017年初执掌司法部长达12年,任内多项举措加强对律师执业活动的监管。

    香港《苹果日报》报导,吴爱英属江派,在位期间一直配合江派周永康的所谓“维稳政策”打压律师,并且发生了震惊中外的“709”维权律师大搜捕事件,被外界认为是与习近平要求的“依法治国”大唱反调。

    2015年6月,中共司法部特别布署了多项针对律师群体的管理措施,引发律界不满,批这是“文革”重现。去年10月,大陆一百多名律师和公民曾经联署,要求罢免吴爱英的司法部长职务,指称她带头的中共司法部领导层长期集体对抗宪法、法律。多名参与联署的维权律师还因此遭到威胁。

    一名大陆普通的律师曾以“中国的司法腐败已到了亡党亡国的地步”为题,披露一些黑幕并讲述身为律师的亲身感受。他说,法官判案是“揣著明白装糊涂”,一起案件的司法过程如同一场游戏。“请不要说我是搞法律的,我只是被法律搞。”

    黑暗的中共司法系统,制造出无数起冤案错案。特别是1999年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以来,其亲信周永康掌控的中共公、检、法、国安和武警系统,造成每年数千万民众上访、冤假错案遍地。

    此外,吴爱英早在山东任副省长、副省委书记时,就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伙同江派先后两任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张高丽一起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追查国际”的追查通告说,经查实,自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犯罪集团公开镇压法轮功以来,吴官正(原山东省委书记)、张高丽(原山东省委书记)、吴爱英(原山东省委副书记)等人,直接操纵、指挥山东省政法系统对法轮功的迫害,导致山东省成为全国打压法轮功最严重的省分之一。

    经国际人权组织证实,截至2004年2月24日,山东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达100人,居全国第三位。

    7名现任中央纪委委员被处分

    18届中纪委的120多委员中,已有七人被处分。分别是申维辰、梁滨、王仲田、李建波、曲淑辉、李刚、刘生杰。其中两人被双开,两人被撤职。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副部长刘生杰被撤销中纪委委员职务。

    港媒称,除了七人被处分,18届中纪委委员中的77人因为届龄退休或是职务变动,不会再留任纪委。

    纪检系统官员本是习近平所依仗的强力反腐打虎的主力军,但是纪委系统不断曝出“内鬼”。



    纪检系统官员本是反腐打虎的主力军,却不断曝出“内鬼”。18届中纪委的120多委员中已有7人被处分,77人不再留任纪委。图为北京中纪委办公大楼。(Getty Images)


    七中全会上查处的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中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长莫建成就是其中一个。莫建成此前曾先后在内蒙古、江西两地任职,历任内蒙古党委常委、宣传部长,江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江西省常务副省长、省委副书记等职。2015年12月起其转任中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长、财政部党组成员,在财政部排在部领导班子第三位。

    中共官媒微信公号“长安街知事”曾报导,2010年后莫建成在江西与时任省委书记苏荣有多年工作交集。苏荣任省委书记时,莫建成是组织部长。报导说,莫建成调离江西不久,2016年10月8日,巡视组“回头看”反馈中再被提及,要求全面肃清苏荣“余毒”影响。

    江西是曾庆红的老家,长期以来是曾的势力范围。其中,中共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江西原省委书记苏荣是中共18大以来被打下的首个副国级高官,并因此引发江西官场地震。苏荣是曾庆红的心腹,由曾庆红一手提拔。2014年6月苏荣落马,今年年初因受贿1.16亿人民币被判无期徒刑。

    中纪委“内鬼”还有: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袁卫华,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十一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刘建营,第九纪检监察室原副主任、原正局级纪检专员、监察专员明玉清,第六纪检监察室副处长袁卫华,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罗凯,第十二纪检监察室原处长申英,第八纪检监察室原处长原屹峰等。

    据官媒披露,自18大以来,中纪委机关已有38人被处理,其中17人被立案查处、21人被调职;整个纪检监察系统共处分7200余人、处理2100余人。

    港媒则披露,纪委内鬼太多,王岐山对中共腐败已绝望。

    两上将被查 17届军委几乎全覆灭

    七中全会确认两名上将,中共空军前政委田修思和前副总参谋长(武警部队原司令员)王建平被开除中共党籍。这是王建平、田修思分别于去年12月、7月被调查后首次被当局公开处理。



    七中全会确认两名上将:中共空军前政委田修思和前副总参谋长(武警部队原司令员)王建平被开除中共党籍。(Getty Images)


    目前习近平当局公开处理的中共上将已有五名,分别是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空军前政委田修思,武警部队前司令员王建平,国防大学前校长王喜斌,他们被称为中共“五腐上将”。

    19大前,外界纷传,中共军委联合参谋部前参谋长房峰辉和政治工作部前主任张阳也被当局调查,但官方至今未公开消息。房峰辉和张阳已不在19大代表名单中。

    自徐才厚落马之后,就不断有消息称,前国防部长梁光烈已被长时间调查,之后梁主动退赃才未立即步徐才厚的后尘。

    香港《南华早报》2016年8月初曾引述消息人士报导,两名退休上将李继耐及廖锡龙当年7月被带走,但不确定他们是本人被调查或只是协助调查。

    李继耐和廖锡龙都在2013年退休。

    2017年9月1日,日本共同社报导,中共军方前海军司令员吴胜利涉嫌违纪正在接受调查。其案由中纪委负责调查。他于2017年1月卸去海军司令员一职。

    至此中共第17届军委当中的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军委委员梁光烈、李继耐、廖锡龙、吴胜利或已落马或传出被调查,几乎全军覆没。而当时的军委主席胡锦涛被江泽民的铁杆郭伯雄、徐才厚架空。

    落马的上将和传被查的两名上将房峰辉、张阳,多被指是郭伯雄、徐才厚的亲信。其中田修思被指是郭伯雄的亲信,王建平被指是徐才厚、周永康的心腹。

    现年67岁的田修思是河南孟州人,曾在兰州军区工作近40年,而郭伯雄曾任兰州军区司令员,在任期间提拔了不少将官。

    郭伯雄出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后,田修思快速升迁,从2002年到2009年短短7年间,就完成了从正军职向大军区正职的跨越,他从陆军第21集团军政委升任为成都军区政委。

    2012年10月,毫无空军经历的时任成都军区政委的田修思突然被空降为空军政委。港媒说,田修思是在郭伯雄、徐才厚的帮助下,前后花了约5000万元人民币才跨军种出任空军政委。

    田修思担任高级将领后,被曝“脾气大、嗓门高,一不顺心就张口开骂”,据悉曾经有两名军官“因为他一句话被劳教两年”。

    徐才厚、郭伯雄分别于2014年6月、2015年7月落马,田修思也在2015年8月转任中共人大,去年7月被调查。

    今年12月才满64周岁的王建平,是首名落马的现役上将。他不仅与“军老虎”郭伯雄、徐才厚关系密切,还与江派大员、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也关系密切。

    王建平早年在沈阳军区下辖的第40集团军服役,而徐才厚曾长期在沈阳军区任职。徐才厚落马半年后,王建平2014年底由武警部队司令员调任副总参谋长。

    王建平当时调任副总参谋长时,虽然级别没变,可他的老家抚顺已有传闻:“拿掉王建平的实权是为了揭武警部队贪腐的盖子。”

    王建平从2009至2012年间任武警部队司令员时,直接向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报告工作。

    据悉,由王建平把持的武警部队是周永康、薄熙来政变主要依靠的军事力量。周永康、薄熙来、曾庆红、江泽民等人密谋的政变在2012年2月曝光后,薄熙来于同年3月15日被抓。

    就在薄熙来被抓四天后,据悉周永康为了抢夺薄熙来案的关键证人大连实德富商徐明,曾发动“3.19”未遂政变。港媒称,周永康当时调动大规模的武警部队,还包围新华门和天安门。胡锦涛急调38军入京,38军士兵同政法委大楼外的武警发生对峙,武警对空鸣枪示警,但38军的部队迅速将众武警缴械。当晚不少北京市民都听到枪声。

    周永康于2014年7月落马后,其掌控的武警部队被大规模地清洗,包括武警部队前司令员王建平、武警部队副司令员牛志忠、武警政治部副主任侯小勤、武警交通指挥部司令员刘占琪、武警福建省总队司令员杨海、武警江苏省总队司令员于铁民、武警河北省总队司令李志坚等。

    更大巨贪江泽民曾庆红等未被查办

    五年前,江泽民、曾庆红的势力仍控制著中共内政外交的一切领域,胡锦涛当政十年,做了十年“儿皇帝”。习近平上台后,杀出了一条血路,打掉众多江派高官。随著习近平登顶“习核心”,江派势力一去不复返。

    七中全会公报中首次出现“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的说法。习近平上台以来发动的反腐运动,从几年前的“两军对垒,呈胶著状态”到如今的“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显示习近平当局经过五年时间,与江派人马的斗争,目前已将“压倒性态势巩固发展”。而且七中全会上,习近平的地位再次得以巩固。

    但是至今,习当局的反腐仍未触及江泽民和曾庆红两大贪腐家族。



    七中全会公报中首次出现“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的说法。但至今,习当局的反腐仍未触及江泽民和曾庆红两大贪腐家族。(Getty Images)


    江泽民当政期间,本人带头贪腐,其子江绵恒被指为“中国第一贪”。

    中共内部最大的利益集团就是江泽民集团。江泽民在位期间,把中共内部的腐败发展成为制度性、系统性和公开性的腐败,中共官场全面腐败堕落,无药可治。江泽民被称为中共腐败的“总教练”。

    江泽民纵容腐败的政策,使得大量中共各级官员为权钱聚集在江泽民周围,尤其是身居中共高位的众多江泽民亲信,其家族都富可敌国,比如曾庆红家族、刘云山家族等。

    外界认为,江泽民家族贪腐所涉金额之巨难以估量。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几年间江绵恒已建立起庞大的电信王国,并染指上海众多重要的经济领域。

    早在2003年,海外即有报导说,江泽民在瑞士银行有3.5亿美元的秘密存款,江还在印尼的巴厘岛有一栋豪宅。

    中共的国企方面,石油、电信、铁道、金融等利益最丰厚的企业都被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刘云山、李长春等家族长期掌控。

    港媒《争鸣》今年4月号报导,中共两会结束后,3月18日,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中组部长赵乐际在北京玉泉山干休所约谈曾庆红及其兄弟、中共前文化部特别巡视员、文化部驻香港特派员曾庆淮,约谈内容主要是曾庆红家族在经济领域和在境外社会活动的情况。

    报导说,曾庆红、曾庆淮两兄弟的家属在国内、港澳、外国持有400亿至450亿元人民币资产,其中在香港28亿至30亿元、澳门10亿元。在澳洲、新西兰、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持有36亿美元至40亿美元。

    此外,曾庆红儿子曾伟在澳洲、新西兰开设公司都以中资名义,每年贸易额25亿至30亿美元。曾伟在澳洲、新西兰持有物业20余幢,至今和国内企业有商业活动。报导称,曾伟已四年未回大陆探亲。

    而曾庆淮女儿曾宝宝是五家上市公司的副董事总经理、副总经理、执行董事。她在深圳、广州、南昌、武汉的地产收入就超过400亿元人民币。而她兴建的深圳豪华大厦,资金全由银行借贷买入土地。

    此前多方报导指,曾庆红家族的贪腐规模惊人,仅仅其子曾伟就曾经通过鲁能案侵吞700亿人民币。

    曾庆红儿媳蒋梅则被指与哈尔滨仁和房地产老板戴永革相互勾结,大搞非法集资洗钱活动,掠夺和转移赃款超过千亿之多。

    据报,对上述曾庆红家族敛财的情况,中纪委已完全掌握。

    中共官员不信马列 党媒自曝危机

    10月12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信马列岂能拜鬼神”的文章,以前四川省高官李春城和江西安远县委原书记邝光华等为例称,这些官员或滥用职权进行封建迷信活动,公事私事都请风水先生做道场,或常年佩戴“求神避邪”符,把风水先生奉为“座上宾”。

    陆媒此前报导称,18大以来,落马官员搞“封建迷信”、不信马列信鬼神的新闻频见报端,上至正国级周永康,下至县委书记边飞。



    18大以来,落马官员搞“封建迷信”、不信马列信鬼神的新闻频见报端,上至正国级周永康,下至县委书记边飞。(Getty Images)


    2007年5月22日《南方都市报》曾发表题为〈官员缘何不信马列信鬼神〉的文章。文章说,信马列和信鬼神不能简单地对比,但信不信马列,对许多官员来说,并不对自己的利益产生影响,只有说不说马列才产生影响,所以他们公开言说马列主义,私下里求神拜佛。

    港媒2016年4月曾披露,中共面临意识形态全面失败问题,主要征兆是90%的党员有“第二信仰”。

    2015年中共未完成的一内部调研报告称,中共司局级及以下离退休干部热中“含有宗教信仰内容”活动的比例达67%。

    上述调研的简报本送到中共书记处,消息人士说,“多数政治局委员被惊呆了”。

    但今年过年后的情况反馈却让北京高层头疼不已。以湖北武汉归元寺为例,初一“抢头香”传统仪式参加者比前年增加5.9倍,外地人数纯增23万。依据入住宾馆身分证资讯对其中1000人在中共组织系统资讯库随机抽查其身分,党员干部与家属达710人。

    文章表示,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中共以意识形态代替宗教信仰的政治控制政策失败,或面临政治信仰崩溃危局。

    制度性腐败 习近平王岐山挑战体制

    习近平18大上任后,发动“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反腐运动。

    据中共官方之前的资料,18大以来,已在中央、省、地三级立案侦办243万多个案件,受处分者达237万多人。但外界认为实际数字远不止这些,更多的反腐数据被中共刻意掩盖。有消息说:中共纪检系统压下的不回覆举报材料已超过500万份,“一百年也处理不清”。



    中共大规模制度性腐败始于江泽民实行的“腐败治国”政策。有消息说:18大以来,中共纪检系统压下的不回覆举报材料已超过500万份,“一百年也处理不清”。(Getty Images)


    目前已经被查处的涉贪落马官员人数之多、级别之高、数额之巨,“登峰造极”。原中共监察部官员王友群曾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的腐败已经达到了人类有史以来“登峰造极”的地步。就像癌细胞一样,一批癌细胞被杀死了,成千上万的癌细胞又被复制出来了。防不胜防,无药可治。究其根源,中共的理论、体制、机制都是滋生腐败的土壤。

    而中共大规模制度性腐败始于江泽民。江当政期间,中共官场几乎到了无官不贪的地步。造成这种局面除了共产极权制度的根本因素外,江泽民实行“腐败治国”政策让中共官场空前糜烂。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中共体制已经腐败到骨髓,不可救药。在中共内部要找到一个不贪的官员,难度很大。而且这个体制只要存在一天,就会自动产生出新的腐败,就像癌细胞的自动复制和扩散一样无法救治。

    夏小强认为,如果习当局动真格地反腐,等于是在向中共体制挑战,自然就会被这个体制自动视为最大的威胁,就会成为这个体制的消灭对象。这个体制将会纠集全部的力量,来消灭对其的威胁。如今习近平和王岐山,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局面。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